• 小波

    2009-12-18 | 未央纪事

    去年冬天,我给小胖子买了一个拉拉。小胖子可喜欢了。

    一直温柔地叫着“拉拉”、“拉拉”,时常抱着它跑来跑去。

    后来拉拉坏了,不会唱也不会动了,但小胖子还是对它不离不弃,在所有娃娃中最得宠的还是拉拉。

    再后来,拉拉实在太破太脏了。有一天外婆悄悄把它扔掉了。

    我不知道小胖子是不是找过拉拉,大概是找过的,但她不说,我也就装不知道。

    等我又给她买了一个吾西迪西,她最喜欢的娃娃就变成吾西迪西了。

    昨天,我又在同样的地方给她买了个小波。

    小胖子看见我带着小波回家,高兴得不得了。

    “小波”,“小波”一遍遍温柔地叫,把小波一会儿夹在自己的胳膊下,一会搂在自己的怀里。

    看见小波在地上又唱又跳,就和以前看见拉拉一样,小胖子笑得瘫倒在地上。

    看着她,我们全家都有种喜气洋洋的感觉,怎么这么高兴啊,那一定是一件值得这么高兴的事。

    最后她带着小波和吾西迪西一起上床睡觉了。

     

     

  • 小胖子的中文名字我想了几个月,就定下来了。

    小胖子的英文名字我想了两年多,终于在她三岁之前定下来了。

    元帅问我,为啥要想这么久?

    我说,因为她这辈子大概英文名字会比中文名字用得更多。

    这个名字是一天我的路搭子之一小冬,在晃进地铁站的一瞬跟我说的。

    她说叫“Emily”吧,和她的发型很配。

    顺便说一下,我这个搭子的上升星座是射手,她立志做人要越做越糊涂。

    她曾经有一天在后卫的饭桌上也是这么富有感染力的跟我说,叫她vivian吧,赞,优雅。

    不管怎么样,我选择了Emily,结束了我这两年多来的思考工作。

    周医生说,这个名字好,一辈子爱吃饭。

    我以为有什么典故,她说,可不是爱米粒的意思嘛。

    回家,我就开始跟小胖子洗脑子,我就跟她说,what's your name?

    小胖子看看我说,I'm MingMing.

    我说,不对,从现在开始你叫Emily,I'm Emily.

    我再问,What's your name?

    小胖子看看我说,I'm lulu.

    我说,不对,I'm Emily.

    我再问,What's your name?

    小胖子看看我说,I'm QiQi.

  • 小胖子以前盖一根粉红色的被子。

    后来天冷了,就换成一根蓝色的被子。但小胖子不要蓝色的被子,她要盖妈妈的绿被子。

    她叫着“Green”、“Green”就钻到妈妈的绿被子里来,把妈妈的头颈一勾,贴着妈妈睡了。

    后来天更加冷了,怕冷的妈妈又换了一根橙色的被子,把绿被子给小胖子盖。

    但小胖子马上不要绿色的被子,她要盖妈妈的橙被子。

    她叫着“Orange”、“Orange”就钻到妈妈的橙被子里来,把妈妈的头颈一勾,贴着妈妈睡了。

    有时候妈妈等小胖子睡着了,就把小胖子送回自己的被窝。但是等妈妈一觉醒来,小胖子又钻在妈妈的被窝里。

    妈妈想,哦,天冷了,小胖子也觉得和妈妈在一起更暖和点啊!

     

  • 小胖子已经很瘦了,但我还在写小胖子的故事,因为小胖子这几个字打顺了。

    空间已经换了好几个,但我还在写小胖子的故事,因为小胖子的故事说也说不完。

    小胖子已经认识三十多个字了。

    本来妈妈总是吹嘘自己小时候很聪明,两岁半就开始认字了。又说小胖子如何傻,云云,搞得人家都觉得我不像小胖子的亲妈。

    结果小胖子认字的速度让我大吃一惊。小胖子的认字方法可以总结为四个字:若有若无。

    她几乎从来没一本正经学过,每次拿着笔,都是她关照我写。小胖子说写个小,我就写个小,她说写个大,我就写个大。看上去她是老师,我在默字一样。

    然后我给她做了识字卡片,她就拿卡片玩天女散花的游戏。

    妈妈只好组织外婆两个人互相玩,装得很投入的样子,两个人你一声我一声地读着卡片上的字。故意也不看她,一副不带她玩的架势。但让我们失望的是,小胖子从来没有流露出一丝艳羡,甚至她都不太高兴看我们这两个傻瓜。

    但后来卡片上的字她就都认识了。

    从开头的八个字到现在三十多个字,就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地学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