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夜里小胖子突然说起梦话,高呼了几声:

    “我要去美国读书!我要去美国读书!!!”

    我仔细观察了她一下,她并没有醒来。

    小胖子现在知道妈妈的名字、外婆的名字和外公的名字。

    她还知道一个同学的名字,所以问起她同学的名字是什么?

    她就回答你是张锦和。

    并不是张锦和是我家小胖子的好朋友,而是星星班一共有三个小朋友是只上半天课的。

    小胖子是因为不肯睡觉还要扰乱别人睡觉,而被老师送出来的。

    张锦和是因为身体不好。

    还有一个小男孩,是因为睡觉会尿床的关系。

    小男孩的名字其实外婆也问过,可是外婆转眼就忘记了,外婆只记得张锦和,所以我们都只知道小胖子有一个同学,名字叫张锦和。

     

     

     

  •  

    小胖子有一本书,叫《会爬树的鳄鱼》,是妈妈在汉大工作的时候,在福州路的打折书店里很便宜地买回来的。那时候还没有小胖子呢。

    这本书一直比较受小胖子的宠爱。

    一天晚上,小胖子看完这本书后,突发奇想,把书塞进被窝里。

    然后疯头疯脑地对我说,鳄鱼咬屁屁。

    这本书是故事集,还真没有出现类似鳄鱼咬东西的情节,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想法。

    反正书被塞在了被窝里,小胖子遐想着有鳄鱼在那里咬她的屁股,她感到非常的高兴。

     

     

  • 22日10点多,在小胖子的幼儿园网站上,第一次看见了小胖子的作品。

    给妈妈戴大红花。

    就是把一朵红花贴在一个妈妈形象的人的身上。

    完全没想到,小胖子终于配合,肯坐下来做东西了。

    还看见了他们班在重阳节为老爷爷老奶奶表演的节目。

    虽然其中没有小胖子。

    但在一张照片上,我看见了笑嘻嘻的当观众的小胖子。

    小胖子看见这些照片,就为我表演了一个节目。

    这个歌我第一次听见她唱,还是载歌载舞的,估计就是照片上的表演节目。

    炒小菜。

    我想当爸爸,我想当妈妈。

    炒小菜,炒小菜,真快乐。

    娃娃肚子饿,我来喂她。

    小胖子表演得非常好。妈妈真的非常非常激动,小胖子去幼儿园的进步真的非常非常大。

    妈妈也很感谢小胖子的叶老师和李老师,可以给她这么自由的空间。

    我们小胖子现在非常喜欢她的颛桥镇幼儿园星星班!!

  • 生日

    2010-10-22 | 小风水流年

    33岁的生日。

    有很多买过的基金公司给我发短信祝我生日快乐。

    还有的,也是商家。

    还有中午和同事们一起吃了川国,小空走之前最后一次川国了吧。

    还有红红送我的路飞的靠垫。

    路飞长大了,真是越来越性感了。

  •  

    下午一边在看一本《留学到美国》的书,一边在看新概念才气作文的稿子。

    真是鲜明的对比。

    留学到美国针对的是去美国读本科的学生案例,大部分都是获得全奖的。

    这些小孩真是不得了,不但学习成绩数一数二,而且兴趣广泛,综合能力强。谁要说他们是书呆子或者学习机器,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说法。这种学生不管在哪里都能独当一面的。

    而那些作文的作者呢,一个个酸溜溜的说着自己的哀愁,读书挂科似乎成了叛逆的象征,非这样不足以证明自己的独树一帜。空虚好像成了一个光荣的标签,写出来的东西也乱七八糟,还好意思批判学习的压力。

    所以前者由着自己明确的目标,远大的志向,并以出色的能力保证了目标的实现。

    后者呢,什么都没做,只会抱怨,真是没出息。

    前者大部分都是女的,后者大部分都是男的。

    呵呵。

  • 汉字

    2010-10-20 | 未央纪事

     

    小胖子最近迷恋上msn视频,当然她不在乎看见那头是谁,她只要在msn里看到她自己就可以了。

    每天她都会拿着摄像头,示意我插上。

    我每天都得找人接收一下我们,然后告诉人家尽管忙他们自己的,我们会自娱自乐。

    小胖子大约学会200个左右的汉字了。

    我们的目标是小班学会500个汉字,那就是到明年9月。

    小胖子是个因循守旧、按部就班的人,只要养成的习惯,就会很遵守。

    所以她每天都自觉地“汉字”。

    小胖子跟着“小小智慧树”跳舞,妈妈个人认为,跳得非常好。

     

     

  •  

    自从我感冒了,每天都吃很多药片,以至于整天昏昏沉沉,在某个位置呆久了,就会睡着。

    譬如,我家的沙发。

    然后,小胖子看见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就去房间里抱来她最心爱的小花毛巾毯,盖在我的身上。

    有女如此。

     

    自从小胖子上幼儿园以来,都是我和外婆一起送她去的。

    但我每个月的迟到额度用满了,为了不被老板扣钱,今天我就不送小胖子了。

    我走的时候小胖子正在看“哈哈早上好”,我跟她说妈妈上班班去了,小胖子看得起劲,也很happy地跟我再见了。

    结果听外婆说,小胖子等到要出门上学了,就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妈一妈了。

    外婆说,你刚才不是和她再见了吗?她去上班了。

    小胖子就有点不高兴,垂头丧气地拎着自己的滑板车走了。

    我们现在允许小胖子每天骑滑板车上下学。

     

  • 文艺小女孩小胖子过的是这样的日子。

    早上起来洗洗吃吃以后,就把电脑啪打开了。

    熟练地在键盘上输入开机密码。

    等那张印着她巨幅头像的桌面出现后,先开一个ps玩画画。

    小胖子自己会新建一个文件,然后用各种颜色乱涂一气。

    关掉。

    把电脑音量调到最大。

    再开一个泡泡龙游戏,乱打一气。

    关掉。

    再打开Chrome(请注意,她干不同的事情开不同的浏览器,我的电脑上安了两个浏览器),登录豆瓣,打开豆瓣电台,听歌。

    如果她想在线看喜羊羊与灰太郎,她开的就是ie.

    等小胖子都玩过了,无聊了,就用ie开一个开心网,自己跑了。

    因为开心网是给妈一妈玩的。

    小胖子就这样每天过着这种自由到无法无天,快乐到恬不知耻的日子。

    不幸的是,她9月就要去幼儿园了,就像小鸟被关进了笼子,小马被安上了辔头。也许要到退休才能恢复自由,真是悲惨。

    我只能语重心长地安慰她,你这辈子有过这样三年,值了。

  • 一姐

    2009-12-31 | 小编辑记事

    昨天晚上梦里,我妈妈开着一架飞机在城市里低空飞行,那种小型的直升飞机,我就坐在后面。

    梦里的我很害怕,一直在跟她老人家说“当心”,但我妈妈很沉着,一个转弯,只见飞机就擦着交错的电线树杈过去。

    我捂着心脏想,我真是比不上我妈妈啊!

    飞机居然开到了霍小绿的学校。霍小绿是谁?霍小绿是我的一姐。这是她在某次和我聊天的时候创造性地给自己找的封号,我觉得很贴切,而且她还启发性地让我确定了我旗下的一哥。

    我这次去香港,本来就是想去找在那里读书的霍小绿玩,可我的一姐为了赚钱,圣诞节都不过,就回北京去兜售她新写的小说去了。琢磨着等我去北京书展了,霍一姐就该吭哧吭哧赶回香港了,因为她买了7号那天阿凡达的电影票。

    话说,梦里霍一姐的学校那个真破,完全是按照我小时候读的那个流氓初中的样子显现的。霍一姐理所当然地就出现了,领了一群人浩浩荡荡进她学校去了。

    这时我妈妈已经消失了,或许她就只是个开飞机的。我在校门口一个小店里看见一个金镯子,研究了半天发现它不是真金的,结果耽误了时间,没赶上一姐的队伍。

    原来学校里在进行一个摄影比赛,进去的人人手一台照相机让他们拍“古老的学校”。我不是晚了嘛,没领到照相机,反而听见评委开始评点霍一姐的作品,他们是这样说的:“这种照片也能拿得出手?”

    当下,我那一姐就怒了,我那一姐真不含糊,霍地站起来,一手叉腰,,横眉竖目,指着他们大骂:“有你们这种比赛吗?开头都不说清楚,塞个照相机就让拍%¥……—*#”

    一姐可是北京姑娘啊,那个伶牙利齿是天赋异禀。

    一姐眼瞅周围那个闪光灯全卡擦卡擦对着她,痛骂之后便把她在香港买的那个贵包往背上一甩,有型有款地走了出去,那个全场轰动啊,那些评委一个个都是贱人,纷纷举起手中的牌子,一律写着“可造之材”!

    我跟着咱一姐就出去了,霍一姐一直扭到完全没有镜头的地方,把包一放,人顿时松了,叫着:“都没人拍了,我还装啥啊!”

    霍一姐比我小整整10岁,所以经常在我面前装老成,我比霍一姐大整整10岁,所以经常在她面前装活泼。在梦里我们终于都不装了。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做梦梦见我那一姐,争取以后还要梦见一哥。我醒来后总结了一下原因,八成是最近每天一姐在msn上问候我,都说上那么一句:“你怎么还不写我?”这句话有种种变形,譬如你都写了才哥了,你不写我,你都写了香港了,你不写我……

    都怪我这个新开的blog,放了一堆封面,没放一姐的;写了一堆作者,没写咱一姐,一姐就哀怨了。

    霍一姐吧,14岁起在出版这个圈子里混,就是一个八卦集中营。她卖起小说来看上去很精明,谈起恋爱来脑子里塞满浆糊,我经常觉得这两方面她应该倒过来。

    我从到了99,做了《生如夏花》,和她认识,转眼也两年了。霍一姐那时候还在念大学,现在也读研了,男朋友也换过好几个,貌似也长大了。

    所以不管怎么样,这个新年礼物我还是要送的,而且居然能在最后一天做一个这样的梦,也是天意。

    希望有一天我这个blog上也能放一个好看的霍一姐的封面。不枉我们八卦情谊,勾搭一场。

     

     

     

     

     

  • 去香港的第一天晚上,在迪斯尼度过了绚丽的时光后我们非常疲惫地回到了酒店。

    阿肋没有跟我们一起去迪斯尼,她去nino家吃圣诞大餐了,所以我想,我一推开房间的门,就会看见热切等待我百无聊赖了一晚上的她。

    但是没有,房间里空荡荡的,连口热水都没有。

    后来才知道阿肋和nino这两个女人喝得酩酊大醉,阿肋就倒在nino家里睡着了。

    于是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睡觉了,我每次出外无论是旅游还是出差,都梦想“睡觉睡到自然醒,聊天聊到自然困”,这次完全的破灭了。

    实在太累了,我几乎立刻就睡着了,然后睡得昏天黑地。突然醒来了,听见门那边传来“啪嗒、啪嗒”的拍打声。我的第一反应是阿肋回来了,但也不是敲门声,何况她有门卡。拍打声响了七八下后,停止了。又过了几分钟,拍打声又响起了,五六声、七八声,长短不一,节奏各异。

    我对自己说,胡思乱想也没用,没人能救我。好吧,那一定是走楼梯的声音,有人在上楼。我真的太累了,完全忽视了楼道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这个声音从下半夜一直持续到早上七八点光景,然后销声匿迹了。

    小吴姐她们招呼我出门了,我出去一看,我的房间是整层楼最后一间,旁边就是墙,哪来什么楼梯?于是,我的身上就有点寒。

    医生被我一说,一定声称她也听到了,但是是在上半夜。她跟我说,最后一间房子不清爽。

    我越想越不对劲,先是勒令阿肋晚上必须回来,当我知道她是喝醉了,简直要哭了。

    然后,等我们逛完一圈回来,我在进门前按照医生的嘱咐,敲了敲门。

    “对不起,打扰了,我进来了,我只住三个晚上就走噢。”

    医生应该不是在忽悠我吧,因为她自己也很虔诚地敲了敲自己的房门,说了类似的话。

    阿肋笑话我胆小,然后我们又倒头就睡,直到下半夜,那个恐怖的声音又开始响起。

    我马上招呼阿肋,阿肋也已经听到了,但是我们都没有动。据阿肋说,她完全的不怕,但是她被这个声音吵得睡不着觉,她愤怒了。

    但我们都没有动,没有人去门外看看。拍打声结束的时间和第一天差不多。

    第三天,我的感冒愈发严重了,这次出行我几乎一直在生病,在外面冷得受不了,就和阿肋两个提前回来了,正好在门口碰见打扫的服务生。于是阿肋跟他们说了我们的遭遇,两个男人摇着头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连声说真奇怪,真奇怪。建议我们打电话给前台询问。

    我立刻打了个电话,绘声绘色地讲了一个鬼故事给电话那头的男生听。我说,每天下半夜两三点我们房门那边就传来拍打声,“啪哒啪哒”,我们两个都是女生,自然不敢去看,那个声音就断断续续直到早晨。住了两个晚上都是这样。那个男生听得津津有味,我说得也活色生香,然后他说,给你换房间吧,你要什么楼层的?

    其实,那时候我的内心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换房间,我环顾周围,我和阿肋两个向来是把东西到处乱扔的,换房间对我们来说是个多么巨大的工程,相比之下,我宁愿再“啪嗒”一个晚上。

    于是,我婉拒了。最后一个晚上“啪嗒”声如期而至,但我们似乎也迅速习惯了。

    唯一让我遗憾的就是,医生说的那个敲门的方法一点用都没有,而且还成为阿肋嘲笑我的素材,她回上海就跟人家说,你们不要笑噢,她们真的去敲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