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记行(二) - [小风水流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yadbless-logs/105800157.html

    我的房东是一个完全不会说英文的日本老头,但人非常客气。因为是和式的房间,我看他完全没有帮我铺榻榻米的意思,而我也着实不知道怎么弄这玩意儿,只好指着那堆东西问,which under which?

    在去金阁寺的路上,一个西方男青年拿着地图紧张地看着,他身边的同伴是个印度人,两个人就不断唧唧歪歪地讨论着。看着他们我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小样,看不懂汉字吧!!!!看你们的样子就是去金阁寺,我就淡定地按了下车的铃。

    去京都御苑的时候,在巴士站上,有一位日本老太太一定要给我指路。但其实我很清楚我要坐哪辆巴士,而且我根本听不懂她说的话,所以我就一遍遍告诉她“哇嘎拉那伊”。但老太太锲而不舍,继续滔滔不绝,最后把我赶上另一辆车,我如释重负。

    沐沐要到京都来和我会合,我打算去京都车站接她。但考虑到巴士五点多就到了,我这么早怎么把房间钥匙还给房东。我犯了半天愁,就下楼去客厅大声叫“丝米麻三”,老头终于被我叫出来了。

    我对着老头说,阿斯 morning  瓦搭喜哇 家乃。room key.然后在纸上写个7时。老头神奇般地就懂了。然后他对着我说了一大堆话,我当然“瓦嘎拉那伊”,最后他把我带到我的房间,指着茶盘,我突然也神奇般地懂了。

    在清水寺里实在饿了,我就在一个小饭馆门口看菜单,看来看去看不懂他们在卖什么。店员好心地问我要不要看英文菜单,我欣然答允并随便指了一个我觉得最保险的cake。结果端上了一个小碗,大半碗糖水,还有两块咪咪小的糖年糕,要了我1000日元。我在心里掩面痛哭,痛责自己学艺不精。

    清水寺前面的清水坂、五条坂,是购物相对比较集中的地方,由此验证了一条真理,有shopping就有中国人。在那里我听到的全是中文,其中有个上海老阿姨要买京都特产八桥,特别换成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一本正经地问店员:请问能刷卡吗?那个店员“赞赞哇嘎拉那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