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一个极易盛开又极易凋谢的时代 - [小封面纪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yadbless-logs/53852074.html

     

    《成名》是一本多灾多难的书,但终于它要出版了。于是,我和红红开始纠结封面。

    一开始打算用一个极其素淡的鸟。 然后,红红又在上面安了一个潜水艇。

    当然,这些都被我否了。我开始跟她谈心,我说我要一个超现实的低调的张扬的年轻的封面。

    红红是一个文化课成绩很好的美编,所以她的理解能力很强。

    她马上给我找了两张完全符合我愿望的超现实的低调的张扬的年轻的图来,她说,不过这是有版权的,可以找人画个差不多的。

    我去问了画画的价钱后,就开始跟红红算账:你看,我版税花了多少,首印又要多少,还花了多少多少钱画了插图。最关键的是,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个小气鬼。这简直要了我的命了。

    红红默默地走开了。

    第二天当我打算再和红红交流一下思想,促进一下感情的时候,红红在msn上挥着小手招呼我:看封面,看封面。

    我跑过去,还没看封面,红红先对我说,这个还不过,你找别人做吧。

    我对着电脑这么一看,立即斩钉截铁地说,就是它了。

    真的不是我贱,是这个封面太好看了,

    最后还有两个声明,原稿关于郭敬明和韩寒那两篇的标题不是这样的,我被勒令修改为“无人争论才让我悲哀”和“喜欢玩春秋笔法的精英宠儿”。

    其实,四姑娘的标题本来是“咒骂我是国民素质问题”,韩少的标题是“喜欢一个姑娘泡到她就是一个信仰”。 基本上从我狭隘的低俗的人生观来说,我觉得原来的标题更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