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想和对方一起消失掉,已经过了喜欢那样的阶段 - [小封面纪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yadbless-logs/54060657.html

    做《扔在八月的路上》的时候,我正在办离婚。

    《扔在八月的路上》讲的就是一个离婚的故事。

    在那种阶段能看到这么好的一本书,我时常觉得老天对我不薄。

    那个曾经注视着你梦想的人,在梦想陨落的一瞬,变得那样可憎,因为她是一个失败的见证。

    这种感觉和出于爱恋的思念不同,但又不是与日俱增的恨,其中既有爱的片断也有恨的残片。敦想着:她曾对我如此温柔;敦也想着:她曾对我如此恶毒。

    看稿子的时候会突然流下泪来,然后擦掉继续看,身旁走来走去的人都没有看到。

    我喜欢那种冷静的叙述,好像说的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那些猛烈的折磨明明存在过,但又像一阵烟雾,消失了。

    封面也是大叔帮我做的,那个模糊的身影,我想应该是知惠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