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苍了少年老了天真懒了声色静了光阴的从前 - [小封面纪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yadbless-logs/54487823.html

    《柢年》是放入“隐形格子”书系的一本书。那时候我的同事八爷还在,这个书系是他建立起来的。

    八爷是个东北男人,他说他很喜欢上海,但我觉得上海不适合他,似乎还不到一年,他就回北京去了。

    后来在北京见到他,我对他说了他的不适合,但他还是说喜欢住在上海。

    所以有的时候,我想,上海在一个上海人的眼睛里和在一个非上海人的眼睛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城市吧。

    八爷在上海的日子除了做书,就纠结在两个女人的感情之中。是追回旧爱,还是拥抱新欢,选择总是一个难题。

    在很久以前,风铃从北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这样对我说,两个都不要。

    很久以后,我才发现他说的其实是对的,但物是人非,故事不断重演在不同角色身上。

    就连远在北京的风铃也失踪了。

    一月的北京像一场出版的盛宴,许多奇怪的人都聚拢来,一点都没有北方的寒冷。

    但今年的我能不能选择不离开,在上海安安静静地想着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