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不起,打扰了——香港之一 - [小编辑记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yadbless-logs/55396804.html

    去香港的第一天晚上,在迪斯尼度过了绚丽的时光后我们非常疲惫地回到了酒店。

    阿肋没有跟我们一起去迪斯尼,她去nino家吃圣诞大餐了,所以我想,我一推开房间的门,就会看见热切等待我百无聊赖了一晚上的她。

    但是没有,房间里空荡荡的,连口热水都没有。

    后来才知道阿肋和nino这两个女人喝得酩酊大醉,阿肋就倒在nino家里睡着了。

    于是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睡觉了,我每次出外无论是旅游还是出差,都梦想“睡觉睡到自然醒,聊天聊到自然困”,这次完全的破灭了。

    实在太累了,我几乎立刻就睡着了,然后睡得昏天黑地。突然醒来了,听见门那边传来“啪嗒、啪嗒”的拍打声。我的第一反应是阿肋回来了,但也不是敲门声,何况她有门卡。拍打声响了七八下后,停止了。又过了几分钟,拍打声又响起了,五六声、七八声,长短不一,节奏各异。

    我对自己说,胡思乱想也没用,没人能救我。好吧,那一定是走楼梯的声音,有人在上楼。我真的太累了,完全忽视了楼道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这个声音从下半夜一直持续到早上七八点光景,然后销声匿迹了。

    小吴姐她们招呼我出门了,我出去一看,我的房间是整层楼最后一间,旁边就是墙,哪来什么楼梯?于是,我的身上就有点寒。

    医生被我一说,一定声称她也听到了,但是是在上半夜。她跟我说,最后一间房子不清爽。

    我越想越不对劲,先是勒令阿肋晚上必须回来,当我知道她是喝醉了,简直要哭了。

    然后,等我们逛完一圈回来,我在进门前按照医生的嘱咐,敲了敲门。

    “对不起,打扰了,我进来了,我只住三个晚上就走噢。”

    医生应该不是在忽悠我吧,因为她自己也很虔诚地敲了敲自己的房门,说了类似的话。

    阿肋笑话我胆小,然后我们又倒头就睡,直到下半夜,那个恐怖的声音又开始响起。

    我马上招呼阿肋,阿肋也已经听到了,但是我们都没有动。据阿肋说,她完全的不怕,但是她被这个声音吵得睡不着觉,她愤怒了。

    但我们都没有动,没有人去门外看看。拍打声结束的时间和第一天差不多。

    第三天,我的感冒愈发严重了,这次出行我几乎一直在生病,在外面冷得受不了,就和阿肋两个提前回来了,正好在门口碰见打扫的服务生。于是阿肋跟他们说了我们的遭遇,两个男人摇着头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连声说真奇怪,真奇怪。建议我们打电话给前台询问。

    我立刻打了个电话,绘声绘色地讲了一个鬼故事给电话那头的男生听。我说,每天下半夜两三点我们房门那边就传来拍打声,“啪哒啪哒”,我们两个都是女生,自然不敢去看,那个声音就断断续续直到早晨。住了两个晚上都是这样。那个男生听得津津有味,我说得也活色生香,然后他说,给你换房间吧,你要什么楼层的?

    其实,那时候我的内心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换房间,我环顾周围,我和阿肋两个向来是把东西到处乱扔的,换房间对我们来说是个多么巨大的工程,相比之下,我宁愿再“啪嗒”一个晚上。

    于是,我婉拒了。最后一个晚上“啪嗒”声如期而至,但我们似乎也迅速习惯了。

    唯一让我遗憾的就是,医生说的那个敲门的方法一点用都没有,而且还成为阿肋嘲笑我的素材,她回上海就跟人家说,你们不要笑噢,她们真的去敲门了……

     

    分享到:

    评论

  • 原来阿肋这么胆大心细遇事不慌啊
  • 我又来看你了……